啊我浪里小白条💨

冬兵与独自一人的旅行 13

撒花花啊好喜欢这个题材的文啊太太我爱您!!!!!

GocTi:

完结了,很久之前就完结了


忽然想起来这是在lof上的第一篇文,如今完结了,也有一千多小伙伴了,谢谢大家的陪伴,爱你们。


还有人记得非常感动(哭泣
真是佩服当初的自己,一章能写四千多字(
不知道以前怎么想的,这个结尾我觉得还可以但是...请您随意?
排版会好吗?


  巴基终于知道为什么九头蛇不爱开船了。因为开船会导致大部分九头蛇特工把内脏和脑子一起吐出去。
  比如,他就快要吐了。
  当然他现在不是一个九头蛇特工了,要是带着面罩的话画面一定非常美。
  船摇摇晃晃,每一次都感觉快要散架。
  天哪,有谁可以去驾驶室把船长打一顿……
  午餐是看不清品种的谷物,就那么一把,像喂鸽子一样发放给每个人。巴基已经吃了两天谷物了,再吃下去他就要瘦……咳,就要忘记其他食物是什么味道了,比如小蛋糕,比如苹果香蕉橙子牛奶巧克力。
  船舱里最终有人站起来跑到甲板上去吐了,可是这个男人似乎忘记了什么,关于进公海之前不能出船舱的警告。很快,男人就被骂骂咧咧的俄罗斯人扔进船舱,满脸是血。
  船舱里又混杂着新的血腥味,和霉味以及润滑油味打了个招呼,就大肆在室内弥漫着,引起人们的不适。
  船进入公海的时候,船员走下船舱来告诉他们可以到甲板上呼吸了。态度一点都不和蔼,但是巴基有点喜欢他腰间的手枪。
  不知为何这个船员小哥对巴基略有敌意,大概是看到了他不小心露出左臂上的金属光泽。俄罗斯人就喜欢硬碰硬,对方越强越有干劲。在巴基走出船舱的那一瞬间,船员小哥有意的撞了他的肩膀,并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他。
  这是想要打架啊。
  巴基没理他,低着头绕过他去狭小的甲板上呼吸一口咸腥的海风。
  “要做个好人,”豆芽菜史蒂夫说过,“虽然我不够格,但我还是想要做点好事。”
  他在参军之前说的。
  没有狠狠地伤害俄罗斯小哥就是在做好事了,巴基觉得史蒂夫说得很对。
  还有四天,要怎么忍受船上的生活呢。
  
  不要给我诡异的谷物了,不要。
  抗议无效。
  这待遇比九头蛇还差,起码朗姆洛还会自掏腰包偷偷给巴基塞一小口火腿肠。船上真的什么也没有,估计他们准备了二十年份的谷物,现在已经吃了十五年了。
  巴基站在甲板上。其实他不是很想整天站在这里,背后还有一个想打架想了六天的俄罗斯人,被看一天很不爽啊。
  可是有时候巴基打开舱门会发现里面正在群聚吸烟,或者吸些其他奇怪的东西,偶尔磕嗨了还会搞一搞什么凌乱的群〇party。
  巴基拒绝参加。
  直到他又被塞进船舱,这是进入靠近俄罗斯的公海了。眼看小伙子就要找到理由引起一场战争,巴基自己扭头踏入船舱。
  船扭动的异常激烈,就像有几百对基佬在船震,是航行以来震得最厉害的一次。那个以前被打的面目全非的男人又吐了,这次他吐在船舱里,估计有十几个人想把他再一次打残。
  “我们到了。”
  说着俄语的船长把船咔得一下停在港口里,让人不禁感觉哈利路亚这船终于要裂了。船舱里的人鱼贯而出,非法进入可爱的俄罗斯国土。
  “嘿。”巴基对那俄罗斯小哥挥挥手,小哥想着太好了可以打架了,兴奋的冲过来,被巴基一拳打懵。
  等小哥站稳回过神,巴基已经不见了。
  手枪也不见了。
  
  现在已经快要秋天了,也就是说俄罗斯将要把这群不速之客冻成莫斯科的一个胜利奖杯。马加丹离莫斯科非常之远,俄罗斯可是世界国土面积第一,莫斯科在俄罗斯的中部的话,马加丹就在它的最东面。
  不过巴基不准备去莫斯科,他是来逃难的,又不是来旅游的。史蒂夫也没有和他说过什么苏联的事情,这里不像布鲁克林,有什么非去不可的地方。
  目的地一个极小的港口,勉强用来运送货物。港口中木制房屋的外墙已经被黑色粘稠污渍粘的严严实实,唯一一架吊车看起来快要断掉,在风中摇摆不定。
  灰蒙蒙的天色把云层压下地平线,有些细碎的雨滴飘落,针一般转瞬即逝。
  屋檐下挤着几个船长和水手一般的人物,抽着烟斗用口音极重的俄语谈论着什么,对陌生人的经过没有丝毫反应。
  好吧。现在去哪里?
  巴基对俄罗斯,与其说是陌生,倒不如说是没有好印象。这里是冬兵的老家,怎么能有什么好印象。
  苏联人训练了冬兵,教会了他三十国语言和做一个好士兵,但没有训练他要怎么找一个价钱便宜的出租屋。
  按照惯例,巴基应该买一张地图才是。他翻翻许久未开的背包,悲伤的发现自己没有卢布。
  美元,全是美元。
  
  他走了好久才找到可以兑换货币的地方,看起来不合法。巴基“不小心”露出腰间藏的枪,才让店主改变了写在脸上的坑一把顾客的主意。
  巴基不光买到了地图,他还买到了罗宋汤和汉堡排,还有五包果酱面包。
  好吃。比谷物好吃多了,肉类果然是维持人生命的必要食物。
  俄罗斯的国土比他想象的要大。不得不说那么多细小的俄语标注的城市让巴基愣了一下,硬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个方向走。看起来这个国家随便找一个小角落都能躲个十几年不被发现。
  城市们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它们都被密集的铁路网覆盖。
  ——巴基必须承认,他对火车还存在心里阴影,总觉得会掉下去摔断手。特别是挂在火车车厢外的时候。
  用铁臂把自己拉上拐弯减速的火车并非难事,进入车厢也是。俄罗斯火车的检票率低的吓人,归功于战斗民族慵懒的生活态度。
  乘务员抱着酒瓶子睡得正香。
  ……和对伏特加的爱。
  他找了一个人少的车厢,似乎清晨的火车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气,空座位到处都是,车厢里只有寥寥几个乘客。
  装作没事人的巴基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动作自然,一点也没有引起对面老奶奶的怀疑。
  火车加速了。
  这辆火车要顺着俄罗斯由东到西最长的那条铁路开一遍,从太平洋沿岸开向欧洲的交界,沿途经过高加索山脉和俄罗斯平原,反正巴基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一直呆到终点站也没有关系。
  旧式的火车开起来有节奏得发出车轮的声音,咔嚓咔嚓,让他很想睡一会。
  他把包放在身后,确保背包的安全,然后看着窗外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随着太阳的升起,小雨的天气像是要放晴了。天空出现一抹蓝色,照亮了散开的云朵。轨道边森林的雾气还是那么浓厚,水雾与云连成一片,组成俄罗斯的特别景象。
  啊,那块云……好像史蒂夫啊。
  还有那块,有点像美国队长……拿着盾牌呢。
  不知道史蒂夫现在怎么样了,生活过得好不好,自己的事有没有牵连到他……
  “你在想着谁呢?”
  俄语,听起来像是在跟巴基说话。
  “年轻人,就是在说你。”
  巴基回过神,对面的老奶奶对他露出和善的笑容。
  “我看你有些忧伤,发生什么了?”
  白发苍苍的老者,估计是在安慰他?
  “是……我的爱人。”巴基用俄语回答,“我在想我的爱人。”
  “爱情就是让人猜不透。”老人向巴基眨眨眼,“总有一天你会得到那个幸运的姑娘的。”
  她拿起她的篮子,掀开盖着的布料,里面有一些面包,饼干,和一瓶没有标签的酒。
  “自己酿的果酒,来一杯吧,会让你好受一点。”
  “谢谢。”巴基微笑。
  火车继续开着,没有停靠。窗外云雾变幻,树影稀松。
  热情的俄罗斯人多少改变了巴基对这个国家的印象。车厢里,对面的老奶奶唱起了苏联旧时情歌,坐在另一排的年轻男子拿出小提琴来伴奏,他们互不相识。
  这一刻,似乎也很美好。巴基喝了一口瑰红色的液体。
  ……果然,这杯酒是用伏特加调的。
  
  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是什么地方?
  巴基刚从浅眠中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大概因为那杯酒。他看着地图,被欧洲板块吸引了。
  罗马尼亚和俄罗斯距离很近,而且这个国家给巴基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他嘴唇翕动,说出来一串不是俄语的语言。
  “噢,你会说罗马尼亚语?”对面的老人惊讶道。
  这就是会说三十种语言的劣处,因为他自己都忘记自己会说什么语言了。
  罗马尼亚……是个合适的目的地。
  
  “巴基?你没事吧?”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史蒂夫关切的目光。
  史蒂夫?他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我好担心你!天哪,终于找到你了,你受伤了吗?”
  巴基摇摇头,他的喉咙有些干涩,说不出话。
  史蒂夫找到他了。看起来史蒂夫并不打算就冬兵的事责怪他,而是流露发自内心的喜悦。
  巴基居然感到松了一口气。
  不对,他想,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史蒂夫,他还没有赎罪,自己还不稳定,怎么能待在史蒂夫身边?
  “你没事太好了!”史蒂夫搂住他的肩膀,“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好消息是,他再也不用跟史蒂夫相隔千里了。
  这就够了,他告诉自己,这就够了。
  他再也不是孤身一人。
  “能走路吗?”
  “可以。”他沙哑地回答。
  “巴基,等等。”史蒂夫拉住他的手,“还记得吗?”
  “记得什么?”
  “我要带你去大峡谷这件事,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就去,只有我们两个。”他的蓝眼睛里闪耀着希望的光芒。
  大峡谷……他已经去过了呀?
  战争,战争早就结束了……是二战吗?
  “我们先离开这里,你知道你被德军抓住以后我多着急吗?”
  德军?
  “巴基?你怎么了?往这里走。”史蒂夫指向空无一人的走廊。
  这里是……德军军营?
  绿色的墙壁和金属的实验台,背后警铃一刻不停地作响。
  巴基低头一看,他的双手——都是血肉之躯,没有机械臂和鳞片。
  怎么……?
  突然身体失去了控制权,史蒂夫往走廊里越跑越远……
  等等,他追不上。
  周围一片黑暗。
  巴基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清晨的阳光穿透窗户照进这栋即将拆迁的楼房。
  梦才真正醒来。
  史蒂夫不在这里,这里是罗马尼亚,他和史蒂夫仍旧相隔千里。
  梦中的触觉太逼真,简直就像史蒂夫本人亲自来过一般。巴基捂住脸,头痛欲裂。
  有时候他会突然记不清是怎么从俄罗斯的火车到达欧洲的罗马尼亚的,又是怎么找到安全屋的,就像现在,一旦大脑被梦境冲击,就会失去一些难以想起的记忆。
  他起床冲澡,凉水有助于恢复理智。他对史蒂夫的思念到达了一个新的顶峰,这大概是最近史蒂夫频繁的出现在他的梦境中的原因。
  大楼没有通电,他也没有什么需要用电的设备,电视或者电脑都没有,冰箱里塞满了笔记本,还有一把手枪。
  贴着史蒂夫照片的笔记本在冰箱上最明显的位置。
  巴基穿好洗过的干净衣服,洗衣液的味道让他感觉舒服。他花了十分钟想想该做些什么,忽然想到楼下市场里水果摊上摆着的黑色水果看起来很好吃。
  是叫做……李子吗?
  待会去买,就买……六个好了。
  
  “听……”
  “巴基……听得……”
  “听得见吗?”
  又是史蒂夫的声音,大概是另一个梦境。
  但是为什么感觉好冷?
  “史蒂夫……”巴基回应。
  他看到了白色的实验室,忙作一团的黑豹,还有焦急的史蒂夫。
  梦境才真正醒来。
  “一切数据正常。”国王观察着仪器,“刚才真是好险,差点就救不回来了。”
  “我们给你解冻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差错,毕竟是第一次解冻机器大概有些不能承受……”史蒂夫解释,“我刚才叫你好久了,你睁着眼但是没有焦距,怎么了?”
  巴基想起了了。
  那天去买李子,还有内战,然后自己把自己冻起来。
  “没什么。”巴基的嗓子里似乎还有冰渣子,“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很久以前发生的事而已。”
  “……九头蛇?”史蒂夫脸色一变,他害怕巴基想起九头蛇的过往。
  “更久以前。”巴基笑了,“我……好像还认为我对你是单方面恋慕。”
  “才不是呢。”史蒂夫也放轻松了,他伸手环抱着巴基,保持住他的平衡,然后对着巴基红润的嘴唇献上一吻。
  “我才是爱慕你的那个人……那个布鲁克林的幸运小个子。”
  黑豹捂眼。
  法式热吻过后,队长表示不能在这里做接下来的事,因为这里没有润滑液。
  “话说回来,你到底想起了什么?”
  “我一个人旅行时候的事。”巴基回答,“你不想知道我怎么从华盛顿跑到罗马尼亚的吗?”
  “当然想知道了……”史蒂夫的手划过巴基的棕发,邀请他再来一吻。
  “去你房间,我慢慢告诉你……”
  巴基凑上去,把这个吻补充完整。
  
  巴基独自一人的旅程宣告完结。
  而且,他再也不会和史蒂夫分开了。
  70年以后,他们又一次坠入爱河。

评论(1)

热度(105)

  1. 啊我浪里小白条💨GocTi 转载了此文字
    撒花花啊好喜欢这个题材的文啊太太我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