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浪里小白条💨

【荷兰弟x你】烟

太太写的吸烟梗太好吃了羞羞【捂脸

泡面要加蛋哦:

灵感来自Tom抽烟的照片,Tom Holland虽然喝酒,抽烟,纹身,但你知道他是个好男孩()


小学生写作,大家当无脑读物看吧


******************




   你喝下杯中最后一口凉透的咖啡,疲惫地瘫痪在书桌前,一天忙碌的工作让你头脑发昏,极度缺乏睡眠的困意与咖啡因的刺激像左右拉扯你的两股力,几欲将你撕碎毁灭。你怀念起曾放在床头的一整瓶阿司匹林,它能缓解你的疼痛,解放你的灵魂。




   只是前不久,Tom把它扔了,因为他说,服用阿司匹林的你像个慢性自杀的瘾君子,他不想让你这样。




   “听说自毁的念头帮助很多人度过糟糕的夜晚。”




   你想起《父之罪》里的一句话,小说里在狱中自杀的男孩生前也曾在床头放了一整瓶安眠药,因为自杀用品摆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会让他有安全感。




   你亦何尝不是。




   但自从遇到了Tom后,帮你度过无数糟糕夜晚的,都成了他。




   他是太阳,是光,是你穷极一生追逐的梦想。




  如果恐惧是楚河,那他就是载你渡河的木舟。当无数个黑夜化作凶兽朝你张开血盆大口,是他,你的骑士,用他干净温暖的笑容和温柔的手将你从自我毁灭的灰色地带里救出。




   你曾伸出右手,告诉他,瞧,你的生命线很短,这是短命的诅咒,跟你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因为你会自私地先离他而去。他没有说话,只是拿出笔,轻拉着你的手,顺着生命线的纹路落下绵长的一笔。他说,不会的,因为有他在,所以你的生命线会由他来延长。




   那天,你抱着他哭了很久。他也像安慰孩子似的抱了你很久。




   那一次你终于意识到,这样阴暗的你,不好的你,不配拥有他的你,多次试图推开他的你,终于彻底离不开他了。就像常年生长在极寒之地的人,一旦接触到温暖,就再也无法忍受严寒。




   夜色渐浓,你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23:50。




   还有10分钟,就是他的生日。




   你看着手机里他摆出剪刀手放在额头的桌面壁纸,幸福感溢满了心房,这是他的招牌动作,他在视频里表达感谢时经常以这个动作结尾。




   很可爱,你带着浓厚的爱意,轻吻了一下手机屏幕。




   你起身,在最后的10分钟里,你想去看看他在做什么。




   深夜的伦敦飘起了小雨,不愧是常年活在雨里的英国,淅淅沥沥的雨声编织成幽静的摇篮曲,你忽然想起Tom跳的umbrella,突然扬起的笑意将沉郁的心情一扫而空,连带着沉重的身躯也轻盈了几分。




   你悄悄来到他的房间前,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




   屋内一片黑暗,唯有窗边的一点火光如海边的夜空里异常闪烁的灯塔,格外耀眼。他的身形隐匿在阴影中,借着月色隐约见到他凝重的神色,一反常态的深沉,丁点星光落在他焦糖色的眸中,融成一汪无波的湖水。




  他在抽烟。




  这个认知,让你心下一沉。




  在你的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天真活泼的男孩,肮脏的事物总离他很远,可是眼前的一幕却把他从不染凡尘的天上拽到了蝇营狗苟的人间。




  一种奇异的情绪萦绕心头,你走近他,看见他嘴里的烟头在夜色里一瞬的明灭,乳白色的烟圈一层又一层地从他嘴里缓缓吐出,你透过雾蒙蒙的烟圈望他,不似真实,又像淬了毒的美酒,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咳咳咳。”




   对烟味不适的你,不小心暴露了自己。




   “嗯?”




   他转头,水汪汪的眼睛里装满了讶异。




   “长大了,翅膀硬了,去年才刚到合法喝酒年龄,今年就学会了抽烟?”你没来由的生气,趁他不注意,伸手夺过他手中的烟,“小孩子不要吸烟,对肺不好。”说完赌气般放在嘴里猛吸了一口,烟嘴处仍残留着他的气息。




   “咳咳咳咳咳……”呛人的烟一股脑冲进你的鼻腔,你毫无心理准备地红了眼。直到现在你都不明白,烟这种东西,究竟有什么好抽的。




   “女孩子不要吸烟,对肺不好。”他将你的话篡改后返还给你,轻而易举地从你手中夺回了他的烟,他眼底藏住的笑意让你的心脏忽然软得失去力量跳动。




   “凭什么你可以,我就不行?”你踮起脚,意图重新抢回他的烟。他伸手将烟举高,捉弄似的陪你胡闹了一会儿。




   “想抽?行啊。”




   他挑了挑眉,停止了这场闹剧,将烟放在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捏住你的下巴,忽得俯下身,柔软的唇瓣贴了上来。你愣神间,他湿润的舌尖灵巧地撬开了你的唇齿,薄荷味的烟从他口中缓缓吐出,你头晕目眩地回应,脑海浮现出许多光怪陆离的画面,仿佛一丈红纱遮住了某一角,而隐约显露的部分都变得格外诱人。




  他轻笑着,加深了这个吻,一个薄荷烟草味的吻。欲望,刺激,快感,爬上了你的五官百骸,悄悄地点燃了湿漉漉的夜晚。




   四肢发软。




  一吻完毕,你瘫软在他的怀里,倾听彼此暧昧的喘息。




   糟糕,他嘴里的烟,好像让你上瘾了。




  他感受到你身体的滚烫,看见你涨红脸的模样,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好似这场挑逗中胜利者大张旗鼓的炫耀,独属于他少年气息的笑声,听得你心尖发颤。




   “你不抽烟的。”你说。


   “恩,这是第一次。”他回答道。




  “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吗?”你抱紧他,把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聆听他有力的心跳。




  “没什么,就是太累了……别动,让我抱会儿。”他亲吻了你的额头,然后将下巴放在你的头上,略带倦意的声音里缱绻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你想起了努力演戏的他,认真训练的他,活力四射的他,笑容满面的他,在粉丝面前无懈可击的他。




  你想起前段时间他在西雅图参加漫展,一天要和上千名粉丝合影,这是无法想象的工作量。尽管如此,他还是会照顾每个粉丝的要求,答应粉丝的事也一定会做到。




  你还记得那段时间你看着社交软件里流传出成千上百的亲密照片,既心疼又止不住泛酸水,而疲惫不堪的他却跟你说,他没办法拒绝,因为他的粉丝都是世上最好的人。深陷嫉妒无法自拔的你反问他,那你呢?他笑着回答,你是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人。


 


  这样一个人,第一次展露出他脆弱的模样,在你的面前。




  你抱住他的手紧了紧,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好啦好啦,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前路有多坎坷,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以前都是他在救赎你,这一次,该换你守护他了。




  “嗯。”他像个孩子一样蹭了蹭你的颈窝。




  几秒的沉寂。




  手机提示音不合时宜地响起,是你的闹铃,零点的闹铃。




  你尴尬地关掉了它,抬头对上他疑惑的视线。




  你玩性大起,恶作剧地摸了摸他的头,很软,很香,像狗狗一样:“Tom小朋友,儿童节快……”




  作死的后果是,话还没说完的你被他牢牢按在了落地窗上,他轻松地圈住了你,并以上位者的姿态眯眼瞧你,神色宛如一只危险的猎豹,他将一只腿的膝盖抵在你的两腿之间,温热的触感隔着布料传来,握住你手腕的地方如烧般滚烫,他身上薄荷烟草混杂着清爽的洗衣液的气息撞入你的鼻腔,你的身体紧贴于硬冷的玻璃上,亦沉陷于他给予你的危险。




  这一刻的你似乎也拥有了蜘蛛感应,你感觉自己是一只被猛兽盯上的猎物——一只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猎物。




  “那么姐姐,需要我这位小朋友教你怎么接吻吗?”他眸色一深,沙哑着声音,故意凑到你的唇边呼了口气,在感受到你羞涩地颤抖后,低沉地笑道,“还有呢?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嗯?”语气带着不置可否的危险,有那么一瞬,你甚至怀疑如果自己真的忘记了,就会被他拆骨入腹。




  “生日快乐。”你害羞地埋进他的肩膀,“感谢老天将你赐给了我。”




  “礼物呢?”他问。




  “你想要什么礼物?”你歪了歪头。




  他狡黠地一笑,猝不及防地将你横抱了起来,抬脚往床的方向走去,他低下头,用只有你俩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




  “You.”






End.




题外话: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怎样写不会ooc,明星都是卖人设,他们在镜头面前展露的模样和他们在私下的模样究竟是不是一样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每次一想到自己其实根本不了解他就会莫名其妙地难过,他的采访视频我几乎都看过,他的ins也被我翻到了底,他的推特,他的facebook,每次感觉有一点点接近他了,又觉得我们隔得很远,这个远不仅是空间上的,还包括精神上的。


写这类恋与荷兰弟的文时会忍不住去想,他真的会这么做吗?


我不知道,甚至写得很痛苦,我写的是谁,真的是他吗,这是幻想寄托吗,我只是喜欢上一个我想象里的人,好像有点可怜。


但是最后的最后,我发现自己仍然无法自拔的喜欢这个男孩,不管他是否与我的想象一致。


所以,


我的男孩,生日快乐呀。



评论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