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浪里小白条💨

基基复唧唧(三)

太可爱了吧棒死了

大树施它活:

 塑料闺蜜情连续剧(1)  (2)


 


   • 超级扯淡剧情预警!


     • 嗑闺蜜组使lo主丧心病狂


     • lo主码这篇文时是把脑子掏出来泡在电脑边的咖啡杯里的,写完了才抖干净水放回脑壳里去。


(25)


失去剧透的乐趣之后,重刷老剧时,Loki找到了一项新的消遣——给Bucky扎头发。


屏幕上正在播放《博物馆奇妙夜》。Bucky披着头发,在地板上盘膝而坐,抱着满满一玻璃碗的冰湃李子,一边啃李子,一边看着倒霉男主在昏黄的博物馆里被一头霸王龙骨架追得吱哇乱叫。


Loki则高踞在他身后的沙发上,把定这颗脑壳,捉着一头棕发,兴致勃勃。


问天下头颅几许?看老夫手段如何!


 


偶尔客人拿李子的动作大了,就会招致理发师严厉的呵斥。


「不要乱动!你想变秃吗?!」


Loki两手扳正Bucky的脑袋,咬着发绳乌噜乌噜地说。


「哦。」


Bucky放回李子,在Loki看不见的地方委屈地抿了抿唇。


……………………才不会变得像你一样呢。


 


(26)


扎好了。


Loki托着下巴,满意地打量着Bucky脑后那撮小啾啾。一颤一颤,像只跳跃的小麻雀。


……哎,该加个蝴蝶结的,可惜忘了买。


Bucky不知道他的理发师的内心遗憾。


他甩了甩头,像一只被摁在主人腿上强行梳毛的猫终于解脱,只觉清爽不少。


「我也来给你扎一个吧。」


 


北欧邪神谢绝了冬日战士的投桃报李之举。


「你力气太大了,扯掉了头发怎么办。」


他严肃地说,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


「最近本来就有点脱发,今天早上这里才莫名掉了一大绺。」


Bucky点点头,表示感同身受的遗憾。


……………………同时悄悄把盾坨往沙发底下踢了踢。


 


(27)


Loki开始觉得宅在家里刷剧也没什么意思了。


反正都不能剧透。


想到此节,他走向正坐在沙发上第八次重刷《博物馆奇妙夜》的Bucky,一把扯起来:


「假的,全特效,有嘛好看?」


邪神恶狠狠地说。


「走,爸爸带你去玩儿真的。」


 


(28)


他们从此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世界大冒险。


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Loki带着Bucky,深夜潜入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念动咒语,所有的展品都活了过来,拥有生命,可以歌笑。两人骑着那头巨大的霸王龙骨架,冲上深蓝的夜空,在纽约城的万家灯火上空,兜了一圈风。


Bucky带着Loki,去了布鲁克林,到当年他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吃布丁。


Loki带着Bucky,走进国王十字火车站,推着行李车,穿过层层叠叠的观光客,一头撞向9¾站台的墙壁,消失于众目睽睽之下,引起一片「梅林的胡子啊,那是真巫师」的惊叫。十分钟后再度穿墙而出,向激动的麻瓜们兜售【来自蜂蜜公爵糖果店的原装巧克力蛙】。


Bucky带着Loki,在阿拉斯加纵横赌场,横扫千军,为Loki赢下那个他想要的钛合金喵喵锤手办。


Loki带着Bucky,来到stark工业名下最大的复仇者周边商城。他们踩着《歌剧魅影》的开场曲节奏,并肩走进去。Bucky拔枪射掉了天花板的大吊灯,吓跑所有人,Loki趁乱施法,用魔法卷走了所有美国队长和雷神的玩具扭蛋。


 


(29)


最后一件事,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轰动。


这场浮夸中二又莫名其妙的抢劫太过令人费解,各大媒体竞相报道,「#扭蛋侠侣#」迅速成为了社交媒体上最热的话题。


针对案中两个神秘男子的动机,大家纷纷展开了严谨的讨论:


A. 囤货居奇,想靠倒卖美队和雷神的周边走上致富之路。


B. 个人宣泄,报复社会。


C. 吃太饱,撑的。


最后,一个大胆而不失缜密的推测脱颖而出,成为最受国民认可的解释:


「收美队,抢雷神,示威神盾局,叫板复仇者,这是要上门砸场子的节奏啊!」


 


(30)


正是复仇者们的下午茶时光,他们也聚在一起,热火朝天地八卦……商讨此事。


此事最为古怪的一点是,尽管当时在场的目击者并不少,但无论哪台相机,哪部监控,都无法拍下这两个男人清晰的五官。甚至连Jarvis都出了手,还是没法把那两张脸上厚厚的马赛克扒掉。


「哇哦,这种自动打码的技术太厉害了,我也想要。」


绰号鹰眼的特工标杆艳羡地说。他的嘴里还叼着一块曲奇,一边说话一边簌簌掉渣。


「再也不用出次任务就得换个面具,麻烦死了。」


Natasha抱臂而立,嚼着泡泡糖说。


博士抱着绿茶保温杯,点头附和。


「嗨,伙计们,你们就不能认真一点?」


Tony恼火地说。尽管他面前也摆着一盘甜甜圈。


「难道要等到人家真的上门砸场子来了,我们才想起要搞明白他们是何方神圣吗?」


Thor听了,兴致勃勃,衔着半块炸鸡凑到屏幕前,凝视半晌,面色突变,嘴里的炸鸡【啪】地掉了下去。


他张口大叫:


「这这这——不是Loki吗?!」


Tony闻言,连Thor把油腻的炸鸡掉到他的地板上都顾不得骂了:


「你怎么认出你弟弟的?」


「很简单啊……」


Thor伸出手指,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屏幕上右边那个男人的脑袋。


「看发际线就认出来了。」


 


(31)


那么另一个人是谁?


大家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邪神再度现身,可能就是他想要卷土重来操翻地球的先兆。如果他这回又得到了什么有力的盟友,事情还真有点棘手。


 


一直沉默着端详屏幕的美国队长开口了。


「……是Bucky。」


Tony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给自己灌了一口咖啡。他的队友们的超能力都加在什么地方了?!


「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体形就知道了。」美国队长的眉毛痛心地蹙紧。「唉,他怎么又瘦了。」


 


(32)


有了这样的启发,以发际线和体形为识别标志,Jarvis很快通过全球的图像比对,分析出了更多之前未曾发现的信息。


「根据监控录像,前段时间轰动阿拉斯加的神秘赌王,应当就是Barnes中士。」


AI管家报告道,向大家展示新闻里那张「神秘青年在赌桌上大杀四方」的照片。


「同样,此前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奇妙夜之谜,也有这两位的身影。国王十字火车站近日传闻有真正的巫师能够穿墙而过,并向游客兜售号称原装的巧克力蛙……据群众反馈,那些巧克力蛙还都会跳会呱,只是莫名其妙冒着绿光,应该是Laufeyson先生的幻术在起效。」


复仇者们都不说话了。


妈的,这样的生活,居然还有点小羡慕。


「还有其他讯息吗?」钢铁侠清清嗓子,问他的AI管家。「可不可以分析出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Jarvis欲言又止。


「接下来的一些讯息……可能令队长和odinson先生感到不适,建议二位暂时回避。」


「吾友但讲不妨。」神域长王子正色道。「我辈阿斯加德勇士,永远直面淋漓的鲜血。」


美国队长也点点头,神色坚定而冷静。


 


「好吧。」


Jarvis叹了口气。这个人工智能居然叹了口气?


「根据他们投宿的酒店消费数据显示,Laufeyson先生和Barnes中士,一直都住同一间房——只配一张床的那种。」


 


Steve和Thor对视一眼,脸色不约而同,有点发绿。


在大家同情的眼里,他们的脑袋上面,也有点。


 


(33)


「怎么样?」


钢铁侠代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们发问,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端起咖啡杯遮住脸上看戏的笑容。


「两位金毛,现在要去找你们家走失的猫吗?」


 


雷神犹豫了。


弟弟看起来很开心。


终于有人陪他犯中二病,而不是劝他吃药。


 


美国队长犹豫了。


Bucky看起来很幸福。


终于有人陪他享受纵心随性的生活,而不是在这世间隐匿行迹,背负罪孽,永远于阴影中孤身行走。


 


(34)


他们的犹豫,深深地激怒了他们唯一的女同事。


 


「像个男人,去找他们。」


Natasha一手一个,提着领子,将他们扔出了大厦。


美国队长和雷神从地上爬起来,灰头土脸,想要抗辩。


但俄国女特工警告了他们。


「拿出实际行动来,向我证明,你们配得上拥有你们的蛋蛋。」


她用陈述客观事实的平淡口吻说。


「否则,你们就不会再继续拥有它了。」


 


(35)


Loki和Bucky满载而归,带着一口袋扭蛋,回了酒店。


他们在房间里清点好战利品,非常满意,决定明天便打道回府,将扭蛋队长和扭蛋雷神放进他们公寓的库藏里。


 


是夜,Bucky突然觉得,自己想下楼买点李子。


Loki躺在床上看书,随口道,去吧。


Bucky就去了。


 


十分钟后,酒店房间的电话开始铃儿响叮当。


Loki接了起来。


「Loki,你一个人呆在房间,要小心危险。」


是Bucky的声音。


Loki觉得莫名其妙。Bucky不太会用手机,他可以想象Bucky现在笨拙地抓着老年机,努力按键的模样。这傻孩子费劲打电话回来,就为说这事?


「为什么?你在哪儿?」


「我买到李子了,现在正往酒店走……路上,我想了想,为啥我早不买晚不买,非要现在去买李子呢?这个情节的插入太生硬,太不自然,太莫名其妙了。」


Bucky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忧虑。


「很明显,这是作者又想搞事了……你不知道这个丧心病狂的作者为了满足她的狗血爱好,能做出什么事来。」


「作者又怎样?作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能有什么危险?」


Loki只觉不可理喻,大声嘲笑他的室友。


「难道我放下电话,一转头,就会看见,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堆黑压压的雇佣兵吗?」


Bucky叹了口气,咕哝了一句什么,就挂了电话。


 


(36)


Loki哂笑,也挂了电话。


他放下电话,一转头,就看见,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堆黑压压的雇佣兵。


……奶奶个熊,作者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Loki保持着难能可贵的冷静。


「我们也不知道。」


这群人蒙面武装,荷枪实弹,胸口都有九头蛇的标志。看起来很像首领的那位端枪站在中间,坦然答道。


「但作者说,她好想看Bucky救你一次,就让九头蛇皮这一下吧。」


 


Loki想要打爆作者的狗头。


他现在很后悔。


后悔过早地放弃了征服地球的伟大计划,没有将作者这样狂悖而愚蠢的蝼蚁及时抹杀。


 


但来不及了。


九头蛇特工的枪口已然抵在了他的后脑。


「现在,告诉我们。」


首领沉声道。


「冬日战士在哪里。」


 


(37)


「在小朋友的眼睛里。」


Loki说。


 


(38)


首领呆了一下。


「那我怎么没有看见?」


Loki耸耸肩。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沧桑油腻的心灵已经不配被称作小朋友了吧。」


 


房间里的九头蛇都勃然大怒,纷纷举枪对准了Loki胸口。


Loki暗中咬牙。


情况有点不妙。


他的法力尚未恢复,只能玩玩之前那样捉弄人的幻术把戏,现在毫无防备地孤身对上这么多的火力,要想全身而退,颇为吃力。


 


「它是属于我们的资产。」


首领冷笑,枪口贴得更紧。


「你占有这件武器的时日也不算短了,但它终究不属于你,奉劝你早日归还。」


 


「我从未占有他。」


Loki冷冷道。


他想起他们骑着霸王龙骨架的那场夜空巡礼。


当时Bucky坐在前面,攀着远古巨兽的颈骨,娴熟地掌控方向。他在Bucky身后,紧紧抱着Bucky的腰,其实很怕自己会哧溜一声滑下去。


从Loki的角度,可以看见,Bucky仰着头,蓝色的夜风吹动他的头发,漫天星辉都在他的眼睛里了。


这是Loki与Bucky相处那么久以来,头一次看见Bucky这样不加掩饰的,没有沉重意味的笑容。


那样纯粹的笑,把他的眉眼都照亮,整个人都有光明之意。


Loki再次觉得中庭的蝼蚁真是冷漠又愚蠢。


怎么会有人,能够指称这样一个灵魂为【武器】。


 


「他不属于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38)


首领很套路地生气了。


他很套路地举起枪来。


突然,一颗李子更加套路地破窗而来,挟风雷万钧之势,击中了他的额头。


首领非常套路地应声而倒。


 


一人旋即自窗外跃入,落地的的一瞬立刻发足踢出,接连踢倒距离Loki最近的几个佣兵。跟着一个翻身,正面向前,缓缓立直身子,将Loki护在身后,眼睛抬起,静静看向满屋惊疑不定的九头蛇。


黑衣银臂,长发披拂,手里稳稳地握着一把……削苹果都嫌小的水果刀。


漂亮。如果不是气氛不太合适,Loki简直要鼓起掌,再吹上几发口哨。


看,我家的喵是一只盖世英喵,会踏着七彩棉花糖来救我。


 


首领刚从地上捂着额头爬起来,见势不妙,急退数步,举枪便射。


Bucky瞬间矮身护住Loki,横过左臂格挡子弹,一俟射击稍有间歇,匕首在右手掌心翻出漂亮的刀花,便凌空掷出,银弧一闪,已在首领胸口。


首领倒地。


Bucky回身,看向房间内九头蛇的余众。


众佣兵对视一眼,同时开火。


Loki手腕一动,床边堆放的雷神扭蛋和美队扭蛋凭空浮起,展开在两人面前,结成一堵坚硬的扭蛋盾牌,挡下了所有的子弹。


趁着他们惊愕,Bucky猛然欺身而上,一拳正中一人面门,砸得他立时扑倒,跟着夺下其枪,后撤一步,扣动扳机,左右横扫。


不过转瞬,房间内便横七竖八倒了一片人,在血泊里哼哼唧唧地嘟哝,抱怨作者让他们出场就GG,无非是不想写动作戏。


「……这里好吵。」


Loki厌倦地说,看了一眼地上七零八落的美国队长和雷神。


「我们走吧,也不用带啥了,反正扭蛋全被打得妈妈都不认识了。」


 


 (39)


他们离开酒店,在不远处的一片湖泊边坐下休息。


Loki坐着喘了一会儿气,在内心缅怀他哥那几十个死得莫名其妙的扭蛋娃娃。


这么想着,手里突然被塞了一团柔软,低头看时,却是一方白色手帕,印有他们下榻酒店的logo。


「你——」


Loki诧异地看向身边的室友。


「酒店前台小姐给的。」


似乎以为他要逼问此物的由来,Bucky睁着绿眼睛看他,有点委屈的样子。


「我问她可不可以,她说可以,我才拿的。」


 


Loki想象了一下,前台小姐躲在柜台底下瑟瑟发抖,却听到这个全身浴血的杀手软糯糯地问:


「请问这些手帕可以拿吗?只要一张。」


他简直哭笑不得。


「为什么拿这个?」


Bucky垂下眼睛,低声说:


「……你喜欢干净。」


Loki一呆。


Bucky指着脸颊示意了一下,Loki这才看见Bucky脸上溅有三三两两的血迹,会意地抬手摸上自己的脸,下颌处果然摸到大片半干的血迹。


Loki素来爱洁,危急之中还未察觉,此刻便觉腥味逼到呼吸里来,又是此等下作之辈的血,不由感到黏腻恶心。


 


他默不作声地接过手帕,俯下身,用清澈的湖水仔仔细细地濡湿,轻轻抖开,举起来,却先给Bucky擦去脸上的血迹。


杀手一僵,也不躲开,安静坐在那里任Loki动作,像只玩脏了的小猫很乖很乖地被擦毛毛一样。


 


Loki擦干净Bucky脸上的血迹,再胡乱抹了抹自己的。


他站起来,拍拍Bucky的肩膀。


「好了,我们回家吧。」


 


(40)


Bucky一打开公寓门,就看见,冰箱前面,有一方宽厚的,伟岸的,散发着美利坚精神光辉的背肌。


妈耶。他转头就跑。


Loki被他撞了个满怀,捂着鼻子刚要发作,便见门口探出好大一颗金毛狗头,满脸惊喜,汪汪吠道:


「弟弟,你回来了?」


妈耶。他也转头就跑。


 


五秒之后,一只绿眼喵被一头巨型金毛扑在地上。


他的中庭好室友,另一只绿眼喵见状,感喵泪下地跑回来,试图从狗爪下救出他来,却被另一头披着国旗的金毛犬捉个正着。


 


(41)


国旗金毛犬悄悄把另一只绿眼喵叼到旁边,伸出舌头,一下一下舔人家毛茸茸的耳朵。


「Bucky,我们回家,好不好?」


猫闷闷地不说话。


金毛就低下脑袋,用鼻头轻轻拱他。


「Loki也要一起回去的。他其实一直在等他哥哥来接他。」


猫回头看去。他的室友小黑猫已经被大金毛舔得满脸口水,气得喵喵直叫,小肉垫啪叽啪叽蹬他哥的脸,但锋利的爪尖始终藏在肉垫里。


猫犹豫半响,终于说:


「……喵。」


 


(42)


两头金毛犬把两只走失的绿眼喵叼回了家。


 


END


——————————————————————————


彩蛋(一)


早餐时,美国队长再一次逮到冬日战士在牛奶里兑了太多蜂蜜。


「Bucky,吃太多糖不好……」


他头疼地再一次没收冬日战士手里的蜂蜜罐。


冬日战士抱着小熊形状的牛奶杯,委屈地抬起头来,绿眼睛水汪汪:


「Loki都会给我兑蜂蜜的。」


 


美国队长默默把蜂蜜罐还了回去。


 


彩蛋(二)


复仇者大厦楼下的娃娃机前,一头金毛大汉脸贴玻璃,酣战正苦。


「……我夹不出来。」


雷神趴在娃娃机前折腾了半天,终于认输。


他擦了把汗,回身向满面阴云的邪神道:


「弟弟,算了吧——反正你也不喜欢绿巨人,为啥一定想要这个hulk坨坨?」


「我不管。」Loki抱臂冷声道。「我要这个。你给我夹这个。」


「可是真的夹不上来啊……」雷神为难地挠着一头灿烂金发。「不如我们直接去汪上买一个吧,中庭人发明的汪络很神奇的,吾友Stark刚教了我如何汪购。」


 


「好,既然这台娃娃机不愿向神的威严臣服——」


Loki面色更沉,一扬右手,掌心已多了一支高高的金色权杖。


「那就让我来讨伐他!」


 


Thor拦腰抱住了他。


「弟弟,你不能因为一台娃娃机拒绝给你娃娃就打爆它!」


雷神死死抱住不断挣扎的邪神。他心好累,比单挑一百个外星怪物还累。


「我才刚拿一年份的KFC优惠券替你担保,说你绝对不会再在中庭搞事了……」


 


Loki气急败坏。


「我要去找Bucky!他肯定会用铁臂打烂玻璃给我拿娃娃的!」他大声指控。「而你,你,你却连一台悖逆放肆的娃娃机都不肯让我讨伐!」


 


……Thor用喵喵锤砸烂了玻璃。


 


Loki拿着那只来之不易的hulk坨坨,左看右看,兴高采烈地用权杖戳穿了它。


然后得意洋洋地举着权杖,让Thor举着自己的手机,给他和死在他手下的Hulk遗骸拍照发ins。


 


路过的博士:笑容渐渐变绿.jpg


 ————————博士笑容的分隔线————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位于纽约曼哈顿,世界规模最大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博物馆奇妙夜》第一部的拍摄地。前厅展出的霸王龙骨架长达12米,高达5米,是其最著名藏品之一。


评论

热度(2570)